比孙小果还魔幻的旧案 都能画上圆满句号了吗
栏目:媒体报道 发布时间:2019-12-27
文丨于平2019年,孙小果这个名字传遍了大江南北。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给出宣判,孙小果死刑。此前,19名涉孙小果案的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已分别获刑。看起来,孙小果以及他背后的保护伞,都正在被一一追责,彰显法网恢恢。可时至今日,围绕孙小果的

文丨于平

2019年,孙小果这个名字传遍了大江南北。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给出宣判,孙小果死刑。此前,19名涉孙小果案的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已分别获刑。

看起来,孙小果以及他背后的保护伞,都正在被一一追责,彰显法网恢恢。可时至今日,围绕孙小果的种种谜团,仍萦绕在许多人的心头;除恶未尽的担忧,也始终难以彻底消除。

2-19122G10F94b.jpg

孙小果案在很多方面都值得作为典型来反思:该怎么以现在的法治水准去衡量纠偏旧案;在打黑除恶取得诸如这般标志性成果的同时,该如何保持力度又扬长避短。

孙小果式陈年旧案

孙小果的人生经历可谓传奇,从1994年起,孙小果就因强奸妇女被判刑三年,此后,孙却更改年龄变为未成年人、从主犯变为从犯,一天牢也没有坐。1997年孙小果又因强奸、侮辱妇女、故意伤害等罪名被判处死刑,最终核准没有通过,从死刑改判为死缓。改了死缓,孙在狱中又摇身一变,成为发明家,多次减刑,未服完最短刑期出狱,变身昆明夜场“大李总”。

而缔造这一传奇的,并非孙小果本人,而是其父母以及一干掌握执法、司法权力的官员。他们肆意造假,相互勾结,枉法裁断,硬生生将一桩铁案给扳了过来。罪行累累的死囚孙小果居然毫发无损,上演“亡者归来”。若不是孙小果在扫黑除恶中再次落网,公众对他的神奇经历至今蒙在鼓里。

孙小果案属于典型的陈年旧案,这一轮打黑除恶中,类似陈年旧案还被曝出不少,湖北版、陕西版等多地版本的“孙小果”都浮出水面。以陕西版“孙小果”为例,他真名为刘天成(原名刘江波),其传奇经历不在孙小果之下。据媒体报道,刘天成1999年参与打架斗殴时杀害一人。2003年被捕后,被华阴市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刑事拘留。53天后,他却被办理了取保候审,从此一直逍遥法外,直到今年再次落网。

而内蒙古黑老大席某某的“事迹”,简直称得上魔幻。他坐牢时住单间、开小灶,挖通暖气地沟随意出入监狱,服刑期间在外交通肇事让死者顶包、在娱乐场所制造重伤刑事案件,本无立功表现却有人为其记功,本无悔改之意却轻松获得减刑……一波又一波神奇操作,恐怕就连孙小果也叹之弗如。

这些陈年旧案中,最让人发指的,则是湖南的两起案件。一个是操场埋尸案,湖南教师邓世平因为向豆腐渣工程说不,得罪校长和包工头,结果光天化日之下被埋尸操场,16年来,受害人家属四处申诉,却屡屡碰壁。一个是李尚平,这位嫉恶如仇、仗义执言的普通教师,被枪杀在自己家附近,他的嘴巴被歹徒的枪弹残忍地打碎。

两起案件,一个已沉冤昭雪,另一个,受害者家属依然看不到真相大白的希望。

“法治化”打黑除恶

陈年旧案在打黑除恶中集中涌现,印证了打黑除恶的必要和迫切。剖析这些历史遗留问题不难发现,罪恶之所以会尘封多年,并非因为作恶者的手段有多高明,更多则是之前法治不尽完善,以及社会舆论环境较为封闭的产物。

以孙小果案为例,他死而复生的一个关键节点,就是死刑被改判为死缓。那个时候,死刑的复核权被下放到省一级,这就给孙小果家人和一干官员以上下其手的空间。此外,在这些涉黑案件中,黑老大屡屡获得减刑,和之前的减刑假释,以及保外就医制度较为宽松也有很大关系,不仅是黑老大,包括许多被抓的贪腐官员同样利用了这一点,屡屡逃脱刑律制裁。

换而言之,黑老大们身上发生的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当初不过是不法分子和某些官员熟知的潜规则而已。所幸,这一局面正一去不复返,许多漏洞如今已被打上补丁,死刑复核权从省一级被上收至最高法院,包括最高法院在内多个部门,相继出台了规范减刑、假释的文件,按照这些文件,减刑、假释不仅审理要公开,涉及重大刑事罪犯的减刑、假释更严格适用,并加强同步监督。随着司法体制改革的推进,司法人员违法干预办案可全程留痕,有据可查,正在成为现实。

由此可见,从制度上扎紧篱笆,是打黑除恶的釜底抽薪之策。而这,也是本轮扫黑除恶的一大着力点所在。今年以来,伴随着打黑除恶的逐步深入,国家相关部门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文件。

包括国家监委与最高法、最高检察、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严惩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违法犯罪问题的通知》、“两高两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跨省异地执行刑罚的黑恶势力罪犯坦白检举构成自首立功若干问题的意见》,等等,一些地方也在积极推动扫黑除恶工作的制度化和规范化,例如建立问题线索双向移送反馈机制,信息共享、步步留痕,最大限度减少人为干预的可能。

打黑除恶不再陷入“运动战”的窠臼,而是破案攻坚、打伞破网的同时,一方面把一些行之有效的经验做法,上升为制度成果并加以细化,另一方面,对于在个案中发现的漏洞及时弥补,避免重蹈覆辙。这种“法治化”打黑除恶的思维,不仅巩固了打黑除恶所取得成果,也有利于建设长效治理机制,防范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死灰复燃。

继续警惕“运动化”思维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打黑除恶取得斐然成效,深得民心。但在少数地方,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音”。

在江苏无锡,居然把幼儿园当成摸排扫黑除恶情况的对象;贵阳市某幼儿园在门口悬挂“坚持打早打小,将黑恶势力消灭在萌芽状态”;江苏邳州悬赏征集两名耄耋老人的犯罪线索;河北井陉县政府网站相继将“失独家庭人员”列为扫黑除恶对象;江西上饶某街道发出通知,如不限期迁坟,将“按相关法规结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依法制裁”。这些都掀起了沸沸扬扬的争议,堪称对打黑除恶“高级黑”。

类似现象并非偶然,反应出一些地方对于打黑除恶,还是摆脱根深蒂固的“运动化”思维,为了快出政绩,将扫黑除恶简单化、扩大化,结果失了分寸,偏了准心。打黑除恶在基层出现了扭曲异化,无疑值得高度警惕。

事实上,此前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在山西专题调研时也强调,扫黑除恶进入下半场要注意6个苗头性问题,其中就包括“作风漂浮、工作不实”和“随意定性、乱贴标签”。对于类似问题,不能曝光之后自我批评和纠正就完事,该调查就调查,该问责就问责,如此才能让某些地方官员长记性,管住蠢蠢欲动的权力之手。

孙小果等重大案件的破获,令舆论为之振奋。不过,也必须看到,类似陈年旧案的破获,往往具有很大偶然性,因而难以复制。以孙小果为例,倘若其死而复生之后,选择低调和收敛,而非继续为恶,其尘封的罪恶能否被揭开,恐怕是个未知数。操场埋尸案也是同样,如果不是团伙内部的矛盾,导致成员相互反目,把邓世平被害的内幕给捅出来,邓世平的沉冤昭雪,恐怕还遥遥无期。

因而,打黑除恶,固然需要打好个案的堑壕战,对重大案件,尤其对历史遗留的大案要案进行深挖,拨云见日,除恶务尽,满足民众对于公平正义的期待。与此同时,也要从个案中提炼普遍意义,以此改进和健全相关法律制度,从而铲除黑恶的滋生和横行的土壤。

对此,公众已看到相关方面的努力,期待接下来再接再厉。法律和制度的改进愈是到位,设计愈是合理,愈能扎紧篱笆,让恶行无处遁逃,让正义不再姗姗来迟。惟其如此,孙小果等案才算真正画上圆满的句号,扫黑除恶也才能够重建法律尊严,并最终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面孔 · 2019” 卷首语】

没有任何意外,2019年即将送走最后一段日与夜。回望过去数百天,你有没有觉得对他人、对自己有了更多了解?你听过或看见的那些面孔,是否令你更熟知所在的人间?

我们为你精心挑选了十张面孔,不只是为了关注人物故事,更是希望看见他们所代表的2019年以及隐约其中的时代趋势,而这些面孔同样能提炼出公共的表情与心绪。

不可否认,我们对这些代表性的面孔有着自己的看法与观点,我们通过评价他们来确认与恶的距离、磨炼对国族的感受、评估消费社会的新动向、衡量美丑及人心的差别。

正是通过这些必要的丈量,我们洞察谎言与欺骗,在鼓动者劲吹的风潮里拒绝迷失。我们也许无法从这些面孔所代表的潮流里脱身,但我们由此及彼,审视我们的处境,既看到凡尘俗世,也了解这个世界。

为了这一目的,我们不会照抄或复写这些面孔,而是将面孔视作一个个象征性的面具,透过它们,强调一个丰富多彩的内心有多重要,重申独立判断的价值,努力拓展自己,去看更广阔的天地。

我们选择呈现的这些面孔,这些人,受到不可思议的潮流顶托而浮现,他们的所指哪怕有不可知的部分,仍照见我们的命运。为了定格你我即使平凡普通也必定唯一的命运感,我们提醒你,并愿意与你一道,不只看见面孔的外表,更是认真感受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