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籍凶手在日本酿灭门案 死刑执行为何拖8年
栏目: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19-12-27
文丨宗威16年前的一起异国陈年旧案近日再度引发关注。据日本媒体报道,2003年福冈市一家四口灭门案的中国籍凶手魏巍,已于12月26日上午在福冈拘留所被执行死刑。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在临时记者会上宣读了这一消息,这是她10月就任法务大臣后签署的第一份死刑

文丨宗威

16年前的一起异国陈年旧案近日再度引发关注。

据日本媒体报道,2003年福冈市一家四口灭门案的中国籍凶手魏巍,已于12月26日上午在福冈拘留所被执行死刑。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在临时记者会上宣读了这一消息,这是她10月就任法务大臣后签署的第一份死刑执行令。

2-19122G10602303.jpg

福冈灭门案曾轰动中日两国,该案另两位凶手在逃回中国后均已被判刑:一人死刑(已执行),一人无期。而在日本被抓的魏巍也早于2011年,由日本最高法院做出维持死刑的终审判决。

魏巍获死刑8年才被执行背后,是日本社会多年来的“废死”争论。争论并未让日本废除死刑,但在死刑执行上却是慎之又慎。

灭门惨案

2003年6月20日下午,日本福冈县警方接到在博多湾港附近作业的2名工人报警,称在码头看见有人的脚浮出海面。警方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直至傍晚时打捞上来四具尸体。四具尸体都被绑着哑铃,手上戴着手铐且脖子上有绳索的勒痕。

警方调查后确认,四具尸体为居住在附近的松本真二郎一家,分别是41岁的松本真二郎、40岁的松本千加,以及11岁的松本海和8岁的松本雅。

一家四口遇害并遭沉尸大海,手段之残忍令日本社会哗然。

在经过近一个半月的调查后,日本警方锁定了三名嫌疑人:中国留学生王亮、杨宁和魏巍。然而待日本警方搜查王亮的公寓时,发现他和杨宁已于6月24日返回中国,但在福冈机场逮捕了准备回中国的魏巍。

不过同年8月,采用假名在辽宁辽阳打工的王亮因形迹可疑遭人举报,被警方传唤后“意外”交代了在日本福冈犯下的案子,揭开了这起震惊中日灭门惨案的更多细节:

2003年5月,王亮因没有按期交学费被学校开除后,与同在福冈留学的杨宁商量抢一笔钱后回国,还拉上了曾在国内得过省级散打冠军的魏巍。三人随后将作案目标锁定在做服装生意的松本真二郎一家,于6月20日凌晨潜入松本家后先后将其一家四口杀害,抢走了约4万日元。

2005年1月,辽阳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判了杨宁死刑(同年7月被执行死刑)、王亮无期徒刑。同年5月,魏巍在日本被福冈地方法院以谋杀和抢劫罪判了死刑;魏巍于2010年以“非主犯”为由提起上诉,希望免除死刑。2011年10月,日本最高法院驳回上诉,维持了对魏巍的死刑判决。

漫长死刑路

梳理魏巍案的时间线,不少网友表示疑惑:从一审判决到终审判决花了6年,终审判决后到执行死刑又花了8年,日本司法的效率这么低吗?

并非如此。而是因为在日本,从死刑判决到执行,需要依照一套严格的程序:

法院做出死刑判决→检察厅向法务大臣申请执行死刑→法务省对执行对象进行审查并作出相关裁决→法务大臣签署死刑执行令后向检察厅发出→检察官执行死刑完毕后向法务大臣报告。

在所有这些环节中,拥有最终决定权的是法务大臣。是否执行死刑、什么时候执行死刑,全凭法务大臣一个人说了算。

在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刚于10月上任的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表示,她是在23日签署的死刑执行令,“为自身利益而杀害幸福生活的包括孩子在内的一家人,是极为冷酷且残忍的案件。”

这是森雅子就任后签署的首份死刑执行令,今年的第三份死刑执行令。那在日本已经被判死刑但还未执行的有多少人?答案是111人。

下图是2000年以来日本被执行死刑人数的变化(截止2018年10月),深红色是被执行死刑人数、浅红色是当年被判死刑人数,黑色是监狱中被判死刑的总人数。

可以看出,近十年来未被执行的死刑犯基本在100人以上。自安倍2012年第二次上台以来,一共有39人被执行死刑。按这速度,这个100人以上的规模还得长期维持下去。

曾有日本媒体统计(2016年数据),从死刑判决到执行,平均耗时7.5年,甚至有囚犯1970年就被判了死刑,但至今还在牢里待着。如此看来,魏巍等了8年才被执行死刑,也就是比平均时间晚了半年。

“废死”争议

漫长的等待源于日本社会长期以来的“废死”争议。

日本国会中曾存在过由120名议员组成的“死刑废止推进议员联盟”,民间的律师联合会等团体也一直在呼吁废除死刑。加之日本民众有不少佛教徒和基督教徒,“废死”运动的影响不容小觑。

2010年2月,在日本举行的“废止死刑大道寺幸子基金表现展”中,因谋杀罪于2006年被判死刑的中国籍囚犯谢依弟获“努力奖”,还得了1万日元的奖金。魏巍被判死刑后,还曾有日本民众认他做养子,希望他“活着赎罪”。

尽管“废死”运动由来已久,但日本普遍舆论仍是支持死刑的。据日本内阁2014年的民调,约80%的受访者认为死刑是不可避免的。在执政党自民党内,主张废除死刑的议员也很少。

不过,日本虽然没有废除死刑,对死刑执行却是非常慎重。拥有最终决定权的法务大臣,一般都不愿意充当“刽子手”。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内阁中的法务大臣杉浦正健,曾因信奉佛教拒绝签署死刑执行令,遭到小泉“分不清个人观点和官方说辞”的批评。

所以对法务大臣而言,通常是能拖就拖,拖到死囚犯老死病死狱中,或者把烫手山芋丢给下任,但也有出于政治原因不能再拖的。比如去年7月,包括奥姆真理教前教主麻原彰晃在内的13人,先后被执行死刑。此时距导致13人死亡、6000多人(50人重伤)受伤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案已经过去了23年。

据日本媒体报道,在2018年初奥姆真理教相关案件审判全部结束后,日本法务省就开始讨论执行死刑事宜了。考虑到2019年日本将更改年号,抱着“平成时代最具代表性的案件应该在平成时代了结”的想法,最终决定在当年7月执行死刑。

至于为何魏巍此时被执行死刑,具体内情就暂时无从得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