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名医生因新冠肺炎去世 但这些话不能不说
栏目: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20-03-07
又一名医生因新冠肺炎去世 但这些话不能不说3月1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发布讣告,当日凌晨5点32分,该院甲状腺乳腺外科党支部书记、主任、主任医师、中国医师奖获得者江学庆因感染新冠肺炎殉职,年仅55岁。在江学庆主任之前,李文亮(35岁)、夏思思(29岁)、

又一名医生因新冠肺炎去世 但这些话不能不说

3月1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发布讣告,当日凌晨5点32分,该院甲状腺乳腺外科党支部书记、主任、主任医师、中国医师奖获得者江学庆因感染新冠肺炎殉职,年仅55岁。

在江学庆主任之前,李文亮(35岁)、夏思思(29岁)、彭银华(29岁)、黄文军(42岁)、刘智明(51岁)、柳帆(59岁)、肖俊(50岁)......这不断拉长的名单上,与泪水一起流淌的是深深的疑惑。

2-20030G04252S6.jpg

前几天,央视《新闻1+1》白岩松对话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时,张院士讲了一个故事:这次武汉有一家医院,我就不说是哪个医院了,就是李文亮医生生前所在的那个医院,他的3名同事也感染了,本来他们的领导认为没希望了,说能不能尽量抢救。

北京的中医院的刘清泉教授亲自去看了后,我们共同研究的配方,给了药以后,三天,到现在已经用了将近十天了,病人状况出现好转,其中2人可以说肯定完全能够复原了,死不了了,所以这个就是一个立竿见影的效果。

从白岩松对张院士的采访中,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医药在抗疫中被有的医院、有的医生有意无意地无视和边缘化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这种无视和边缘化背后,不禁想问:这些医生在感染新冠肺炎早期,有多少是接受了中医药治疗的?要知道,中医药最大的优势就是在新冠肺炎早期,避免轻症转重症。这一点抗疫以来已被无数的事实证明。

从2月4日开始几乎每天发布一篇文章力挺中医药。但如今很多文章已经被处理违规删除了,也不敢再写再挺了。怕,是真怕,无形的力量压得你像身患重症新冠肺炎那样刷不过气、窒息。但在这场人民战争中,我们面对的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在疫情早期,铺天盖地的信息是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无特效疗法”,但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在国家队中医的救治下,8名患者集体出院,其中有6名是重症,请问这样的消息该不该把它传递出去,给人民以希望?

在疫情早期,铺天盖地的信息是新冠肺炎是多么凶险多么可怕,高热不退,器官衰竭,长枪短炮的聚焦下隔三差五就传来疫线医生束手无策的哀叹“没办法,重症病人都死了”,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呼吸科主任李光熙,半副药退去新冠病毒热,3天帮新冠肺炎患者走出鬼门关,病情出现转机,帮助西医走出困境,请问这样的消息该不该把它传递出去,给所有医生以借鉴?

在疫情早期,铺天盖地的信息是多家医院的医务人员被感染,人心惶惶、医心惶惶,全社会闻之色变,河南的一家县医院用中医药使确诊和疑似病人全部康复,医院千名职工零感染,请问这样的消息该不该传递出去,给全社会以安抚?

在疫情早期,在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无特效疗法”的密集宣传下,无数人惊慌恐惧,而山西省中医药“发挥优势、及早介入、保证质量、全力救治、提高疗效”,中西医结合救治下实现了零死亡、零新增,请问这样的消息该不该传递出去,给全社会以提振信心?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抗疫走到今天,中西医结合共抗疫毒已经成了党中央的硬要求,中西医各有优势、协同取效已经被证明是中国的成功实践。但回顾疫情之初,“没有特效药、无特效疗法”的宣传真的合适吗?

在这样的宣传下,有多少人明明有武汉接触史却选择隐瞒不报,有多少人明明出现了新冠肺炎症状却选择不去医院?既然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无特效疗法”,那我为什么还要上报要去医院呢?这恐怕是很多人的想法和逻辑。

不论中西,求真求实,一直都是所坚持的。而“没有特效药、无特效疗法”的宣传,误导的又岂止是普通民众,一些临床西医不也同样被误导了吗?如果连医生都对中医药选择了无视和边缘化,中医药抗疫又如何能够有效地用在生命垂危的患者身上呢?

直到今天,我们的各大媒体依旧在宣传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力荐的治疗新冠肺炎总有效率达90%以上的中药方剂“清肺排毒汤”被量产成了复方颗粒,禁不住想问一句:

这算不算"特效药”?真的搞不懂抗疫以来,权威们及媒体口中一直反反复复宣传的“没有特效药”,这“特效药”到底指的是什么?

中医药复兴和崛起的背后是中国文化,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难道不好吗?

(责编:金紫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