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述年·春运】时间都去哪儿了
栏目:媒体报道 发布时间:2020-01-23
上次坐动车回家花了4小时,这次竟只用了2小时32分,那么时间都去哪了?上海是我老家,宁海是我插队落户的地方。那年岁末将近,归家心切。宁海没有通往上海的长途班车,要在宁波中转。宁海至宁波路程75公里,要开三四个钟头。有些路段坑坑洼洼,车子一蹦一坠得厉害

上次坐动车回家花了4小时,这次竟只用了2小时32分,那么时间都去哪了?

2-200123100Z2638.jpg

上海是我老家,宁海是我插队落户的地方。那年岁末将近,归家心切。宁海没有通往上海的长途班车,要在宁波中转。宁海至宁波路程75公里,要开三四个钟头。有些路段坑坑洼洼,车子一蹦一坠得厉害,旅客腾起又砸下,苦不堪言。到了宁波,为省钱,我傍晚乘大客轮,一般12小时可抵上海十六浦码头。买的是最便宜的统舱票。舱里,零零落落散着又脏又旧的草席,我将随身担来的年货、那些七包八袋的农产品安顿后,等待启航。到了半夜,船入大海,能听到哗哗的惊涛骇浪声,船体像醉汉行走,摇摇晃晃,我感到体内的五脏六腑在扭动,头脑在旋转。全靠“明早就能到家了”这个念头,再难受也咬牙挺着。

当时我想,只要往后条件好转,绝对不坐这客轮活受罪了。直到改革开放,终于如愿以偿。宁海汽车站新增了开往上海的班车,从此,过年回家方便多了。

是2010年吧,那次乘的是舒适的大巴,在高速道上驱行。车内有空调,暖和惬意,我不知不觉睡着了。突然,被一阵惊讶声吵醒。睁眼一看,只见车外两侧桥的栏杆下,浊黄的浪涛在汹涌地奔腾。难道车在过钱塘江大桥了?但不像,往常过桥一晃而过,眼下行驶三四分钟了,还马不停蹄地勇往直前呢。怪事怪事,莫非还在梦里?此刻,我发现好多旅客嘻嘻哈哈地用手机对着车外拍照。仔细一望,该桥面为双向六车道,车辆来往如穿梭。邻座笑道,这是连接宁波和嘉兴的杭州湾跨海大桥,简称跨海大桥,车开单趟半个钟头。有了这座桥,往上海方向的车辆再不用绕道杭州了,大大缩短了路程。车在茫茫大海中迅速前进,场景十分壮观。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上海南站。这次行程才4小时,比以前减少了3个多小时。

不久,宁海也有了火车站,并有开往上海的火车。去年春节临近的一个早上,我在火车站广场候车,巧了,遇到插队时邻村一友。他说这次组织村里十来个人,一起去北京过大年,费用各人自理。我说,要几千块钱呢。他笑道,以前村民日子是紧巴巴的,现在钱袋子胀鼓鼓了,去年就有八九个村民去国外过年开开眼界哩。这时,检票进站了。我乘上的不是50年前在上海老北站的那种普通绿色火车,那种火车外观肿大,汽笛长鸣,车轮在铁轨上滚动撞击,震耳欲聋,车厢晃动;而此时的火车乳白色,子弹型,漂亮养眼,声轻悦耳,奔驰飞快,坐着稳稳的。记起来了,这车叫“动车”,3年前我乘过,很舒服。

车上座无虚席,大家脸笑眼也笑,开开心心回家去和亲人过年啦。我闭目养神,东想西忖,好像没多久,居然车到终点站了。一看表,大吃一惊。上次旅程4小时左右,这次竟是2小时32分!乘务员微笑地告诉我,车虽同样,但班次不一样,车速也不同了,你这次乘的是“高铁”,就是高速铁路,比“动车”快。

哈哈,时间都去哪了?都留给回家过年的人们喽。(钱云森)